移民引发英国“深度焦虑” 多元化社会遇挑战.

0 Comment

   1月5日电 据英国《华闻周刊》报道,“自我到这边以来,伦敦已变化了良多。”一名糖果店收银员艾哈迈德・沙(Ahmed Sadiq)表示:“这里有越来越多的罪行和越来越少的道义。”这位在1977年移民至英的67岁巴基斯坦面包师傅遗憾地说道:“他们攻破了传统的英国社会。”沙先生话语中的“他们”,指的是外来移民。   目前,前几代的英国移民职员正在抱怨一波又一波的新移民海潮给英国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英国目前对移民的抵御情感在欧洲各国之中是最强烈的,英国政客已仓卒展开应答举动。   按照近期2011年英格兰和威尔士人口普查数据表示,英国白种人群比重只盘踞了45%,该比例是自人口普查有记录以来,首次少于伦敦混合种族比例的一半。   总的说来,有80.5%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居民定义他们本身为英国白种人,而这一数字自2001年人口普查以来降低了7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共有7百50万英格兰和威尔士居民并不是在当地出生。真正的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原居民惟独3百70万,此外有2百10万居民均为外来移民。   尽管居住在英国,尤其在伦敦的良多人都以糊口在一个多元化的社会而感到骄傲,但按照在今年的英国社会立场调查(British Social Attitudes Survey)显示,75%英国人希望能淘汰移民量。其中,51%呐喊大批淘汰外来移民。   伦敦大学波贝克学院(London University’s Birkbeck College)教授艾瑞克・考夫曼(Eric Kaufmann)表示,最近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是在为反移民和反欧盟组织的枪弹“上膛”。   按照该人口普查数据看来,英国在良多地方尤其是伦敦郊区,例如牛汉(Newham)和布伦特(Brent)地区,白种人的人口比例已少于20%。“他们会因此拿一些特殊案例做文章,以偏概全地说这里已变成了犹太社区”,考夫曼说。   就此,在1997年至2010年掌权的反对派工党(Labour Party)成为了众矢之的。而其曾因对移民政策采用强硬立场而在大选中失利于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目前,英国首相大卫・卡梅隆(David Cameron)亦在推选限制移民政策,其将次要目标锁定在留学生领域。   最近,英国内政大臣特蕾莎・梅(Theresa May)曾表示,不受控制的大规模移民导致英国房价上涨,工薪阶层的工资降低,这对加强社会凝聚力造成了阻碍。   对此,工党提议目前应当针对移民建立“通盘战略”。工党主席艾德・米利邦德(Ed Miliband)表示,该党在12月低估了这个国家对移民的“深度焦炙”,并提议在公共资金资助领域工作的职员必须精通英语。   然而该项提议却受到了左派的讥笑。一向致力于提高少数民族集体经济现状的QED-UK执行总监穆罕穆德・阿里(Mohammad Ali)批评这项言语政策文不对题。“学习言语诚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还有良多比这个愈加重要的东西”,他说:“跟着移民社区和少数民族社区失业率上涨,当局应当以添加就业机会为次要手段来整合少数民族。”